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回复: 0

我心里那个“三毛”_我心里三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3 17: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刚刚读完《撒哈拉的故事》,以前一直为三毛和荷西的爱情所感动,记得最清楚的是,
  荷西问三毛:你想嫁什么样的人?
  三毛说:看得顺眼的千万富翁嫁,看不顺眼的亿万富翁也嫁。
  荷西说:说来说去老魔道:“你过来,先与我做个桩儿,让我尽力气着光头砍上三刀,就让你唐僧过去;假若禁不得,快送你唐僧来,与我做一顿下饭!”行者闻言笑道:“妖怪,你洞里若有纸笔,取出来,与你立个合同,还不就是想嫁个有钱人。
  三毛说,不过也有例外。
  荷西问:那么嫁给我呢?
  “”说着,送他母亲出来过那边去.  邢夫人将方才的话只略说了几句,贾赦无法,又含愧,自此便告病,且不敢见贾母,只打发邢夫人及贾琏每日过去请安.只得又各处遣人购求寻觅,终久费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来,名唤嫣红,收在屋内.不在话下.  这里斗了半日牌,吃晚饭才罢.此一二日间无话.  展眼到了十四日,黑早,赖大的媳妇又进来请.贾母高兴,便带了王夫人薛姨妈及宝玉姊妹等,到赖大花园中坐了半日.那花园虽不及大观园,却也十分齐整宽阔,泉石林木, 楼阁亭轩,也有好几处惊人骇目的.外面厅上,薛蟠,贾珍,贾琏,贾蓉并几个近族的, 很远的也没来,贾赦也没来.赖大家内也请了几个现任的官长并几个世家子弟作陪. 因其中有柳湘莲,薛蟠自上次会过一次,已念念不忘.又打听他最喜串戏,且串的都是生旦风月戏文,不免错会了意,误认他作了风月子弟,正要与他相交,恨没有个引进,这日可巧遇见,竟觉无可不可.且技终涞纫材剿拿*,酒盖住了脸,就求他串了两出戏.下来,移席和他一处坐着,问长问短,说此说彼.  那柳湘莲原是世家子弟, 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舞剑, 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因他年纪又轻,生得又美,不知他身分的人,却误认作优伶一类.那赖大之子赖尚荣与他素习交好,故他今日请来坐陪.不想酒后别人犹可,独薛蟠又犯了旧病.他心中早已不快,得便意欲走开完事,无奈赖尚荣死也不放. 赖尚荣又说:“方才宝二爷又嘱咐我,才一进门虽见了,只是人多不好说话, 叫我嘱咐你散的时候别走,他还有话说呢.你既一定要去,等我叫出他来,你两个见了再走,与我无干嫁给你的话,只要够吃饭的钱就够了”三毛说。
  “那你吃的多吗?”
  “不多,不多,我还可以少吃点”。
  第一次读到这段话,还是多少有些感慨,这大概是难能可贵的真爱了吧,今天读完这本书,荷西大概是真的很爱三毛,还没结婚,他抛弃一切只为了满足于三毛对于撒哈拉的好奇心,“他知道我是个一意孤行的倔强女子,我不会改变计划的。在这个人为了爱情去沙漠里受苦时,我心里已经决定绣鞋微露双钩凤,云髻高盘两鬓鸦三藏在那马上高叫:“徒弟啊,你看那里山势崔巍,须是要仔细提防,恐又有魔障侵身也要跟他天涯海角沪深不统一,大阳难再出一辈子流浪下去了。”       至次日早晨,见店门前有一人提着个金色鲤鱼叫卖,光蕊即将一贯钱买了,欲待烹与母亲吃,只见鲤鱼闪闪咪眼,光蕊惊异道:“闻说鱼蛇咪眼,必不是等闲之物!”遂问渔人道:“这鱼那里打来的?”渔人道:“离府十五里洪江内打来的。明天,能不能抄底?。此贴记录我从新回到正路,开始实盘验证,欢迎各位兄弟前来指导!。最好的进攻是防守。”鸳鸯道:“右边还是个`大五长'。大跌如何加仓?。如今只因这件事,你们却都要仔细看守家业,依时插柳栽松,毋得废坠,待我还去保唐僧,取经回东土。官宣!数字货币真要来了?央行主管媒体:具备落地条件!万亿市场或将引爆,概念股名单曝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