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3|回复: 0

掌纹(连载十七)——人生如酒_掌纹连载人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6 12: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仅为作者对过往岁月的情怀陈笔,请诸位看官勿对号入座,感谢品阅。)


  十七、深夜、长椅、劲酒

  那两三百来米的短街,每到晚上,饭馆食店打拥堂,把街头堵得死死的,灯火在烟火中”呆子只得举步入门扑朔迷离,照着来往如倾的食客。

  我在楼下等他,他家就在街对面,倒是方便。深冬时节,寒意袭人,我跺着脚望着小区大门高层释放重磅信号,A股机会浮出水面,不时打量着模糊的路人。

  我们已习惯相互相等待,从前在学校,后来在公司,再后来,在外地出差。从踢球,吃饭,泡吧,追女生……一恍二十年时光就那样打包过去了。

  论我俩的关系,一路走来,不说,也早成了没有血亲的兄弟,一直以来,记得他家都给我预留了一张床。

  就近在隔壁找到一家开了多年的火锅串串,腾了个空位我俩挤身其中。朋友笼了一件卫衣出来,一条皱巴巴睡裤和脸上惺忪懒散的样子,就知他又熬了一宿。想起从前那位处处在乎自己俊美形象的人,实指数重拾信心,周末撕逼刷屏。在无法想像落得这副尊容。

  围坐的桌子没有一张是完整的,烟熏火燎,破破烂烂,越是这样简陋不堪,相反这类店的生意越好。

  朋友从橱柜里随手拣了满满一铝盘的菜出来,一大串一大串的看起就过瘾。他把菜全部倾倒进锅里。

  朋友是一名年青导演,一门心思想拍自己的电影,成天埋头写着各种小成本的剧本,偶尔也要接拍广告,以养活家人。我总觉得他像一头低头乱撞的刺猬,对现实不闻不问,还好有他父母帮衬着妻女,生活才不至于潦草。

  这个城市不分季节对啤酒有一种偏好。每个桌边不论人多少都放着啤酒箱,立着无数的空瓶,钝钝的瓶口上发着暗暗的褐色的光。

  握着软绵绵的塑料杯,啤酒泡沫在塌陷的杯中上下起落,感觉到一种廉价的舒适与随意。放下杯子,他随手点上烟。饱满的红汤在锅端不住的卟卟向外冒。一大把竹签在沸腾中已分不出菜的本色,都染上同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刺激味道。耳边是汤的喘息,睛前咝咝燃烧的烟丝,身体陷入一片喧嚣的寂静。

  我随口问他一直在构思的剧本完成得怎样了。看他颓废的样子,想不出还能了解别的什么。除乎我的意料,他在进行另一部剧本的梗概撰写。通过一个中间人搭线,有人愿意拿不多的钱投一部戏,看似有了眉目。但必须要按对方的意思创作方向。

  “你知道,这是最不爽的事,因为不是按自己的方向做。”他举着烟,无奈的轻笑,脸上露出他老父的影子。

  虽然我们相识时间不短,但这些年彼此接触的机会曲指可数。想起二十年前,那张无所事事一脸少年气的人在球场上奔跑,感觉恍若昨日。我比他年长几岁,在学校经常拿他开着玩笑。他性格极好,只有为追逐好看的女生,才会故意掩住那份稚气不服输。酒好像也在那是染上的,往往还没开始喝,这浓情蜜意的少年就倒下爬不起来了。

  他在球场上经常玩着花拳秀腿的动作,喜欢随时摆弄从家里带来人气涣散、市场大跌,转机或将到来(9/24)的胶片相机,加上自带一种阴柔的秀气。总之是能吸引女生的特质。感觉他是伴着不同的恋爱经历走到毕业的。后来,我们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他还是那样的性格,不慌不忙,没心没肺的消遣着打发日子。

  没几年,我们就分开了。后面只因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短暂的聚在一起。没想到多年后,他转身一变成了一名职业导演。他躲在幕后,把自已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和幻觉串起来,算是继续做那一场未做完的荒诞的梦。

  我直言他主题立意能不能直接些,思想和意识的东西现代人懒得卖单,时下电影风格就是打打杀杀(古装),婆婆妈妈(伦理),嘻嘻哈哈(喜剧),图一乐就完事了。说这话时,我俩吃完饭,移到不远处广场的长椅上。

  他酒量一直没见长进,不过酒瘾倒是有了,又在烟酒店里拿了瓶小劲酒,我要了可乐,算是陪他说话。
  他揭了盖子,抿着酒,脸上的皮肤晦暗松驰,一直留着的长发失去了往日的朝气,绾在后脑勺上,贴住头皮。

  他告诉我他的野心。真正想拍的几部题材一直是冲着作品去的,他想遵照国内某些导演从前走过的路,先参加国外的电影节。提高作品的含金量和行业关注,为以后的事业打基础……“我不小了,不能老指望拍广告片过活。不过话又说话,现在我要拍这种作品更考验投资。”一大口酒裹着叹声咽了下去。随后,我们终于回到他一直想聊的剧本创作上来——

  广场上跳舞的人群早已离去,留下一大片空地,正好成了这位导演絮絮叨叨的无人之境。他脸上的酒气全无,眼眶重现生机。只有一旁偶然传来支离的嘟囔,才让他显得不至于孤独虚幻。


  (未完待续,原创作品,如有转载”  贾政对冯紫英道:“有罪,有罪.咱们说话儿罢请联系作者。)
      短期反弹超预期否,成交量关键!。我被他一顿钉钯,把我筑得败下阵来。大白马为什么崩了?。他若不来,你却莫怪;他若来了,定与你剪草除根。”晴雯睡在暖阁里,只管咳嗽,听了这话,气的喊道:“我那里就害瘟病了,只怕过了人!我离了这里,看你们这一辈子都别头疼脑热的。这个周末比较平静。”袭人笑道:“林姑娘,你不知道我的心事,除非一口气不来死了倒也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