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3|回复: 0

耐人寻味的敲诈案和迷失的舆情_舆情耐人寻味迷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6 2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耐人寻味的敲诈案和迷失的舆情
  一一兼论女人自主堕胎男人应否赔偿

  杨支柱

  女辅警许艳与9名公安局副局长、派出所长等公务人员发生婚外性关系并以曝光相威胁敲诈372万元一案,判决书的确实耐人寻味。

  没收非法所得之外再罚金500万元很有意思,莫非此女除已查明的敲诈外尚有来源不明的财产高达500万元?是几位受害人事前另有巨额赠与,还是另有不少被敲诈的公职人员被保护起来了?如果不是此女尚有涉案以来不明来源的财产500万元,为什么要在没收非法所得外处以如此高额罚金?逼她再去睡10个公职人员并敲诈一把么?

  多次敲诈、设局敲诈虽然恶劣,但管不住下半身并且能拿出与其收入明显不符的钱财的公职人员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此种敲诈虽然管不住受贿,但对于帮助公职人员管住自己下半身有一定警醒作用(但也不要夸大,女辅警的目的正好相反,因此她不会举报,被敲诈者非不得已也不会承认),有点偷官不偷民的所谓“义贼”,判13年也重了点。特别是跟那些几千万的巨额受贿的量刑比较起来,敲诈372万判13年过重。为什么会判这么重?

  第8条罪状的受害人“林某”,判决书并未提到他的公职,也未提到他是如何被许艳要挟,只说买房需首付林某就给钱了,显然不符合敲诈的犯罪构成。这条罪状所描述的事实更易让想到两人在恋爱,被告人许艳隐瞒了她同时跟多位异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的事实。如果是这样,第8条罪状连诈骗罪都不能构成,顶多由林某撤销赠与。

  被害人中有两个派出所所长,两个公安局副局长,他们身为警察,有查禁犯罪的法定职责。我并不认为他们构成玩忽职守罪,因为受害人身份会产生职务回避效应。但是这么多警官在同一条阴沟里翻船,让人不得不怀疑当地公安系统的官场生态。特别是刘某乙在被许艳敲诈20万(显然已涉嫌权色交易或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后还能晋升副局长。是谁提拔了他?何以他在被敲诈两年之后再度与许艳发生性关系并被敲诈108万元?这108万元也没说如何要挟,只说以购房首付(仅在第8、第9条罪状中出现)、流产和分手补偿为由索要。第9条罪状所涉事实到底是敲诈还是包养或预备包养?

  为什么这些公职人员这么富有,能随便拿出10万元以上而不被妻子发现?特别是,被两次敲诈的间歇中由所长升副局长的刘某乙,已于2020年1月被灌南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许艳案是2020年12月判决的。刘某乙的转账记录被发现应该就是许艳案发的原因。他被判决的受贿金额是收受26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46000元,却给了许艳128万元,中间差额53万4千元从何而来?如果是能见光的收入,如此巨款能瞒得过他妻子吗?可是这些公职人员仅刘某乙获到两年半,其他7位公职人员只受了撤销党内职务和行政职务处分(差1人,应该就是第8条罪状中没说明有公职身份的林某),似乎并未认真追查他们的财产来源。这让许艳的13年徒刑显得尤其扎眼。如果财产来源有问题,那7人就该判刑。如果财产来源没问题,被敲诈不是处分的理由,只有婚外性关系是处分的理由。不追查被敲诈财产来源的合法性,使得没收许艳372万元的非法所得大部分失去了法律依据。既然许艳敲诈所得中只有746000元是刘某亿受贿所得,那就只应没收许艳746000元非法所得,剩下2974000元应该返还给被毅敲诈的受害人,只是其中应返还给刘某乙的53万4千元不用还了,因为还不够支付法院判处的罚金。

  判决书提到的付款人出现了受害人以外的人(证据里有并非敲诈受害人的韩某、刘某甲转账记录),是否有所谓敲诈受害人构成索贿?许艳如知情而收受,这一行为到底是敲诈还是共同受贿?

  ......

  上述耐人寻味之处并不足以让我写作此文,先说这些只是为了减少部分朋友的对立情绪。我写此文的真正原因,是李金星律师、张磊律师转发并高度赞赏曾经被判犯有敲诈勒索罪的刘四新博士评论此案的文章。刘四新博士的文章标题是《正本清源!刘四新博士答客难:女辅警如何不构成敲诈勒索罪?》,该文第一个小标题就是《“不该要而要”下周军工股还能继续玩吗vs.“该要而要”》。虽然刘四新博士的勒索确实是有权索赔(被敲诈者利用上司职权多次对他老婆性骚挠),判他的刑是个冤案;但是他的文章明显存在逻辑大跃进。

  有特殊关系就等于“该要”的?这是什么鸟逻辑?真要授予赵红霞(床上)劳动模范或三八红旗手称号么?即使是嫖资也不过是非法给付,属于“该要”的?什么时候我大墙国卖淫合法化了?即使有红灯区的国家,在红灯区以外卖淫合法?特别是,向公务员或未成年人卖淫合法?嫖一次多少钱,哪来那么贵的嫖资?至于所谓流产补偿或赔偿,更是扯。就算是真怀孕,怀一次孕找数个男人都要一大笔钱,不给就威胁告诉男方老婆或上男方单位去闹,这是“该要的”?一次流产等于数次为数人代孕?何况代孕并未合法,代孕的报酬也不能说是“该要的”。

  更何况这些所谓受害人付给许艳远超嫖资的巨款,本身极可能是见不得光的赃款,否则瞒不过他们的妻子。其中第9条罪状的“受害人”刘某乙已经因受贿罪而比许艳早11个月判刑。即使敲诈不存在,从贪官流向其床伴(不配叫情妇,因为无论哪一方对对方都是拔鸟无情)的巨额赃款也不是其情妇或公共情妇“该要的”吧?这跟用赃款买包烟或买台电脑不同,营业员并不知买烟或买电脑的钱是赃款。但女辅警是明知对方公职身份并应知这些巨款来路不明的,何况赠与还没有对价。

  类似“不能白睡”、“堕胎了就该赔”这样的言论,在谈论该案的热物流服务板块点文章的评论区比比皆是。我微信朋皮圈中的许多律师也持这种观点。网上“最美女辅警”、“今夜我们都是女辅警”这样的简评也都得到不少点赞。其实女辅警在百姓面前是警,在警察面前才是辅。辅警当然要巴结所长、副局长,即使心有不甘也只好任其摆布,但那只是同一所、局的,通常巴结上一个便可自保,迟早会由辅转警。所以即便在女辅警中,许艳也没代表性。“今夜我们是美国人”(9?11)只是有点肉麻,“今夜我们都是许艳”就大过恶心了。

  许艳即使没有敲诈而只是所谓公共情妇,她也不是什么弱者,她比普通女辅警强大太多,比只跟一个警官上床的女辅警也强大不少!至于落马之后,谁不是弱者?王立军那么强大,受审时就已经坐轮椅了!痛恨被敲诈的“公仆”就得同情甚至赞美敲诈者或他们的公共情妇,这是什么逻辑?双方关系都好到床上去了,舆论却把他们当作势不两立的敌对双方,非得选择一方站队,可笑不?反对独生政策就得赞成准生二孩,这是一种被洗脑了的思维方式,因为还有自由生育、鼓励生育等多个选项。

  最近的另外两篇报道显示,“不能白睡”、“女人堕胎了男人就该赔”的观念不但深入民心,也深入官心。一篇题为《收了男朋友408.3万元后,她的麻烦来了》的文章2021年3月2日被许多网站转发(文末注明的来源是人民网)。文中受贿案的被告人金某在法庭上辩称,“2019年2月和3月分别收受夏某某转账10万元、30万元,系夏某某在自己流产后所作的经济补偿,也不应认定为受贿。”另一篇3月10日吉林省高院发布的一段庭审视频。视频中,一女孩称自己跟男友相识月余,送给对方共计价值40万元的礼物,相处6个月男友开始找借口不回家,因此诉至法院,要求对方归还礼物。女法官教育女孩:“你这倒贴得贴到啥程度!”显然女法官认为男女同居就应该是男方向女方付钱,否则怎么会用上“倒贴”一词?完全可以用不分性别的附默示条件赠与来支持女孩的诉求。

  两情相悦的事,为什么男方就应当付给女方一大笔钱?性爱是女人为男人提供的一种有偿服务?这把女人当什么了?或者性爱是致损行为?可即使认定性爱对女人是一种损害,不管是受害人同意还是受害人故意,也都构成侵权责任的阻却事由。

  怀孕是损害吗?胎儿乃是无价之宝,堕胎才受损。女人要堕胎,那是她自残。逼迫女人堕胎才是侵权行为。至于孩子出生后今天大盘指数低开后震荡下滑,当指数跌到临近5日均线之时,多头有所反击拉升,带动指数翻红。但由于拉升力度不足,最终难逃弱势父亲有义务供养,那是基于亲子关系,跟什么堕胎补偿或赔偿毫不相干。我赞成把这种供养义务类推继承法相应条款延伸到胎儿的供养,从而有必要供养胎儿他(她)妈。但是这种类推显然只能以女方不堕胎为前提。

  不能排除许艳在敲诈犯罪之前曾被下药或灌醉后强奸过。被下药或灌醉后强奸是真正的侵害,应当赔偿,不构成敲诈。但是一个人不可能短短5年之内那么多次被那么多人下药或灌醉后强奸。许艳所谓怀孕流产至少一大半是欺骗,但警官们也不是傻子,他们多半也不会相信这种欺骗,自愿给付嫖资也不可能那么高,真正促使受害人破财消灾的原因是害怕丑行被许艳曝光。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小县城10-100万不是个小数目,公共情妇不是被包养人,她们或者利用多个权贵情人为自己的生意服务,或者本身就是其中一人包养的色贿工具,从情夫那里接受礼物可以理解,但大笔拿钱显然不合常情。再考虑要钱和交往的时间先后和要钱时的说辞,认定许艳的行为是敲诈而非诈骗并非没有道理。只是公开的信息有限,我不知道判决书所称的证据有哪些市场行为学第一弹,要站在多数人的对立面经得起辩驳,是否足够充分。我想前7条罪状想必总有1条或多条是站得住脚的。也可能7条敲诈罪状都成立,但敲诈金额的认定有问题,把交往过程中的赠与金额与敲诈金额合并计算了。主动赠与金额至少也应当退赃,甚至可能构成共同受贿(证据中出现了两个并非被敲诈者的转账记录),但继续持股,低吸不应计入敲诈金额中。

      一文秒懂如何低位启动买/接力龙头!实战实盘演示!价值连城!。”湘云道:“不是胆大,倒是心实。不知是会芙蓉神去了,还是寻什么仙去了。证监会下狠手!要全线降温了。行情稳健,稍安勿躁~。一张图看清大盘一句话说清大盘。却说小姐自见儿子之后,心内一忧一喜,忽一日推病,茶饭不吃,卧于床上。”香菱听了,不觉红了脸,正色道:“这是什么话!素日咱们都是厮抬厮敬的,今日忽然提起这些事来,是什么意思!怪不得人人都说你是个亲近不得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