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回复: 0

刘传海律师关于滕军不构成虚假诉讼罪的辩护词_诉讼虚假律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9 22: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传海律师关于滕军不构成虚假诉讼罪的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刘传海律师担任滕军被控犯虚假诉讼罪一案的一审辩护人。开庭前,我查阅了本案材料,会见了被告人滕军及参加了本案的公开审理,在充分了解本案案情的基础上,认为:

  一、现有附卷证据,不能证明滕军构成虚假诉讼罪。滕军的行为依法不构成虚假诉讼罪的客观要件。
  滕军在石首市人民法院起诉所依据的21份借据是有根据的,只要借条与滕军安排其子滕宇华打往晟阳公司阿拉山囗分公司工程部的银行流水能吻合就应该认定有事实根据。滕军既无构成虚假诉讼罪的“无中生有、凭空捏造和虚构”民事事实的行为,也无无故想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主观故意犯罪。从控方电子卷宗一第85面张辅军供述承认欠滕军三佰多万元和78面供述与滕军对帐后的对帐单还交与了晟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晟阳公司),滕军至今仍享有对晟阳公司的诉讼权。
  故起诉书指控滕军犯虚假诉讼罪既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

  虚假诉讼罪是刑法修正案(九)规定的并于2015年11月1日实施的新罪名。其罪名表述是,“捏造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

  辩护人认为,诉讼权是人民群众享有的国家法律赋予的定纷止争的基本救济权利,在打击虚假诉讼犯罪的同时不能侵害人民群众依法享有的诉讼权。为了依法保护人民群众的合法诉讼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了《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两高解释)。《两高解释》明确确定了本罪处罚的范围,限定在“无中生有,凭空捏造和虚构”范畴内。接着最高检、最高法又出台了“《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草根创业是不是真的不行了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下称两高解释的理解与适用),规制了“捏造事实”应如何认定,根据一般的理解,“捏造”是指完全没有依据,仅靠自己的凭空想象臆造事物,与“杜撰”、“虚构”等属于同义词;捏造民事法律关系,是指行为人与他人之间根本不存在特定的民事关系,但是行为人通过伪造证据、虚假陈述等手段无中生有、凭空伪造双方存在民事法律关系的假象。

  我国刑法第307条规定虚假诉讼罪是指捏造事实,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本案现有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及辨解以及证人证言和事实等控方证据恰恰认证了滕军与晟阳公司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的基础事实是客观真实的,滕军并不存在捏造民事法律关系,虚构民事纠纷诉讼的行为,认可滕军实施的行为不符合虚假诉讼的犯罪构成要件。
  二、控方起诉书没有准确定性张辅军在晟阳公司的身份。
  控方起诉书的第二面的第四行至六行是这样表述的:2014年至2018年期间,被告人张辅军以晟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在新疆承接了多个工程,张辅军每年向晟阳公司交管理费,张辅军自负盈亏………引用的这一说词仅仅来自晟阳公司阿拉山口分公司现任负责人吴荣章在本案电子卷宗证据材料卷(二)44面的证人证言描述。
  然而事实却是2016年6月3日登记的营业执照晟阳公司阿拉山口分公司的负责人是张辅军。本案的电子卷宗显示侦查机关曾多次询问证人晟阳公司阿拉山口分公司与总公司晟阳公司是什么关系?其实关于分公司与总公司之间的关系法律上早作厘定,面对侦查机关询问这一关系,被询问对象因缺乏对法律规定的认知,故回答是什么挂靠及自负盈亏等等也就不足为怪了。事实”那些亲友听见,就一溜烟如飞的出去了.独有贾赦贾政一干人唬得面如土色, 满身发颤.不多一回,只见进来无数番役,各门把守.本宅上下人等,一步不能乱走.赵堂官便转过一付脸来回王爷道:“请爷宣旨意,就好动手上,
  我国《公司法》第十四条明确规定,分公司不具备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总公司承担。从法律角度来说分公司是总公司的一部分,相当于总公司的手脚延长,显而易见,张辅军的身份性质并不是控方起诉书上所说的那样,那般描述与客观事实相悖!控方不能客观地定性张辅军分公司负责人这一特定身份,也就不能认可张辅军作出的一系列行为为表见代理行为。 三、滕军有充分理由相信张辅军有权代理晟阳公司,才向其阿拉山囗分公司投入巨资。
  滕军曾亲眼目睹了张辅军代表晟阳公司签其它建设工程合同,加之滕军与张辅军合作协议书上还有晟阳公司的盖章,张辅军的所作所为让滕军充分信任其能代表晟阳公司,所以才让儿子滕宇华陆续往晟阳公司阿拉山口分公司的工程继续反弹!风险释放告一段落!项目上打入巨资(其中还有从借朋友那里借来的大额资金)。就张辅军私刻总公司公章这一行为,晟阳公司总经理杨水伦完全不知情很难让人信服!张辅军在工程施工期间也曾多次利用私刻公章找他人借过钱,此外,杨水伦也承认阿拉山口分公司需要大量流动资金,那么应理解为杨水伦默许张辅军私刻公章以晟阳公司名义公开筹款才合符常理。在法律上张辅军的确有代表晟阳公司的身份,正是背后有晟阳公司这杆大旗,张辅军才敢摇旗呐喊,也容易筹款成功。为了查明本案事实真相,控方还应审计一下晟阳公司在阿拉山口分公司的所有工程项目究竟投入了多少资金?盈利状况究竟如何?不能一味地在滕军提请的民事诉讼上机械地认为滕军虚假诉讼而全盘否认滕军的合理的诉求。张辅军私刻公章应由他个人负责,以张辅军私刻了总公司的印章这一行为就大作文章,这样对滕军大有不公平之嫌。再之,最高人民法院也曾有司法判例,曾有分公司负责人私刻总公司的印章,最终判决总公司承担责任。控方证据材料中也有表明张辅军系晟阳公司杨水伦的委托代理人,其还用私刻总公司公章找除滕军以外的人借过钱及用于业务结算等。滕军2015年与张辅军合作协议上盖的也是名为晟阳公司的公章,如果滕军明知所盖晟阳公司的印章是假的,他会在几年间要自己的儿子滕宇华往晟阳公司在新疆工程部、阿拉山口分公司出纳以及各个材料供应商打款伍佰多万吗?!滕军投入巨额资金是公认的事实,这也从控方调取了滕宇华所有打款的证据中得到论证。
  四、滕军无涉嫌虚假诉讼犯罪的主观故意。


  滕军通过石首法院诉讼要求晟阳公司返还自己的投资款又有何错?在张辅军失联及晟阳公司又不认账的情况下,滕军不通过在石首市人民法院正当诉讼又能如何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退一步讲,张辅军私刻公章这一行为的出现在滕军诉张辅军和晟阳公司诉讼中也只属于民刑交叉的问题,盖了别人私刻的公司印章只存在证据的不当使用,  《两高解释的理解与适用》没有将“部分篡改型”认定为虚假诉讼罪范围,原因如下:首先,如果行为人与他人之间确实存在真实的民事法律关系和民事纠纷,则行为人依法享有诉讼权,将其在起诉时或者民事诉讼过程中伪造部分证据的行为认定为虚假诉讼,不符合刑法增设本罪的立法目的。其次,民事诉讼的情况比较复杂,部分原告采取伪造证据手段故意提高诉讼标的额,其实是出于诉讼策略的考虑,如果对这种情况一律认定为虚假诉讼犯罪,可能会侵害人民群众的合法诉讼权,所以认定了“部分篡改型”不属于虚假诉讼罪范围。现有证据又无法证明滕军与张辅军存在合谋通过诉讼侵害晟阳公司权益的行为,滕军与张辅军不存在共同犯罪,控方起诉书认定张辅军为从犯又是如何定的?滕军从未要张辅军私刻晟阳公司的公章。本案电子卷宗二39面证人张凡久证词也说明了张辅军私刻的公章总公司晟阳公司的管理人员也知道,因总公司印章在武汉,分公司项目部工程却在新疆大量结算包括融资行为用总公司真印章不方便,晟阳公司杨水伦向警方说总公司从未授权任何人私刻公章就算你说的过去,但分公司使用假章的行为至少有你晟阳公司的默许。
  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目的是查清事实真相,真正打击犯罪行为,准确地定罪量刑,而不是主要保护受害人的利益。
  从本案电子卷宗一第85面张辅军供述如果阿拉山口保税区跟晟阳公司结账后,晟阳公司肯定会跟张辅军结账,张辅军再跟滕军结账。到目前为止,控方所有指控证据中没有关于阿拉山口保税区究竟是否跟晟阳公司结账的情况,侦查机关也没查清这一事实。张辅军在与滕军对账后向滕军出具借据也是张辅军本人真实意思表示,还承诺如果晟阳公司不还钱滕军可以起诉之!显然滕军与张辅军缺乏虚假诉讼的共同犯罪故意,他们也没有实施虚假诉讼犯罪行为,他们之间对账及依据滕军的儿子滕宇华一笔笔打款事实再一一对应出具借据这一行为特征,只是单纯的民事商事法律行为,从法律的角度来讲,这并不是控方所说的共同犯罪行为。
  五、滕军在石首市人民法院的起诉是被迫无奈。
  滕军之所以在石首市人民法院起诉,一方面不仅自己投入了巨资,而且还借了朋友的巨额资金必须要按时归还了。滕军借款事实在本案电子卷宗二13面陈锋的证词中也得到证实。另一方面是2019年7月份,张辅军竟然失联,这对滕军的打击可想而知,基于张辅军失联这一事实,晟阳公司的杨水伦在本案电子卷宗一第124面陈述过张辅军确实失联,滕军是在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时才不得不起诉的,晟阳公司接管了其阿拉山口分公司的全部工程项目,晟阳公司就是新疆工程项目权利义务的概括承受人,在法律上这就意味着晟阳公司理应承担阿拉山口分公司所有项目的任何债权债务,滕军当初投入的二佰万元的性质是借款还是投资垫资,都是实际用于了晟阳公司名下的工程项目的具体施工与开销,晟阳公司获取工程利益后理应给滕军一个说法。滕军多次找过晟阳公司,结果是晟阳公司不予理睬,滕军为了要回自己的血汗钱将晟阳公司告上被告席并无不当,就是在借据上没有盖张辅军私刻的晟阳公司公章仅凭张辅军是晟阳公司阿拉山口分公司负责人出具的借据加上滕宇华向阿拉山口分公司打款这一事实也可以起诉之!

  张辅军在给滕军出具借据上加盖公司公章的法律意义在于,盖章人张辅军所为的是职务行为,即其是代表或代理公司作出意思表示。滕军无法确定所盖公章真假,滕军就是知道是假章,这时也无力去左右张辅军。滕军无虚假诉讼犯罪主观故意,目前控方无证据表明滕军与张辅军串通故意进行虚假诉讼,张辅军的供词也没有说滕军找他捏造事实如何串通去陷害晟阳公司,反而张辅军到案后还说在给滕军出具借据后也害怕滕军起诉他及晟阳公司,显然张辅军对晟阳公司拒返滕军投入的巨款无法预判,张辅军主观上也不是有故意进行一场虚假的诉讼。通过刚刚的庭审,大量的人证物证也证明了滕军的巨资全部投入到晟阳公司在新疆的工程上了,公诉人也承认这一事实,公诉人却纠着张辅军是挂靠晟阳公司这一问题不放,然而滕军与张辅军当初的协议上盖的是晟阳公司的公章,张辅军也是晟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这是毫无争议的事实。此外,阿拉山口分公司承接的工程工程款也被接管后的晟阳公司截留了,应付滕军的欠款却分文不给!滕军多次找晟阳公司催讨也毫无结果。另外庭审也查明,目前新疆保税区发包方仍还有三千万的应付工程款至今仍没有同滕军垫巨资投入的阿拉山口分公司结账,滕军正被无端羁押,且不说投资的收益,就是本应该收回来的垫资款都遥遥无期了。后期只有接管后的晟阳公司去结算工程款了,这与坐收渔利又有何9-2:空仓区别?!滕军说这么大的工程晟阳公司可只出了三佰万,余下绝大部分是滕军等人出资,这些重要的的事情,侦查机关根本没有去查清,侦查机关为何不证实晟阳公司究竟在新疆工程3万起步,严格不追加,能稳定盈利才会考虑上投入了多少钱?还有多少工程款没有结算?工程盈利又是如何?这些都与滕军切身利益相关的事实,均遭忽视。侦查机关倒是非常关心晟阳公司的利益,明显不公。然而坐享渔利的晟阳公司的总经理杨水伦却大喊自己冤枉,滕军可以说花巨资把自己给买到了团风县的看守所里去了!买到今天的团风县刑事审判庭的被告席上去了!买到了今天脚镣手铐身陷囹圄的悲惨下场!在工程上获取利益的杨水伦大喊自己是受害人,你杨水伦怎么不回想一下,正是滕军投入巨资到你的阿拉山口分公司承包的工程上帮助运营,才使你晟阳公司于2019年顺利接管并获利?!如果你杨水伦稍微有点良心将滕军垫资的钱还上,会有今天这么个结局吗?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可以说昭然若揭。庭审也完全表明,滕军一无虚构虚假的民事法律关系的行为,二无虚构民事纠纷的故意,滕军不到法院通过正当程序去告你晟阳公司要回自己的血汗钱,难道能通过杀人放火有量有人气的地方,机会更多的方式去要回本属自己的公道吗?!滕军一贯遵纪守法,从无违法犯罪行为,这次身陷囹圄,完全是团风县公安局涉嫌违规将刑事侦查手段插手正常的民事纠纷而一手造成的。滕军想通过正当诉讼要回自己的钱,并没有与他人进行虚假诉讼而串通。刚刚庭审也查明了这一事实。
  综上,滕军缺乏构成虚假诉讼罪的构成要件,理应宣判无罪。恳请法庭采纳。



  刘传海律师

  2021年3月18日       ”老君道:“不干我事,不可错怪了人。协鑫集成:向硅产业链巨头发起冲击,电子级多晶硅+大硅片+再生晶圆。此处五百人家,到有七八百人相送。9.7盘前:乾照光电。”沙僧在旁笑道:“师父,有大师兄恁样神通,怕他怎的!请上马走啊。上市公司真诚回报榜单综合排名,精准信息第二十四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