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2|回复: 0

在东莞这些“肮脏低贱”的企业不配存在,创业者不要踩雷_低贱东莞不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7 11: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6年来的东莞,在大岭山这个曾经的“家具出口第一镇”。
  当然随着大型台资家具厂转战东南亚,人工及材料成本的升高,人民币升值,贸易战,家具出口的生意日渐难做。还有在环保消防、安监等各部门的努力下,家具行业似乎成了一个“天憎人厌”的行业,现在这里的家具厂是越来越少,越做越小。这里早已名不符实。
  很不幸,我在这个行业里。
  我们的工厂离松山湖高新科技产业园不远,距离华为也挺近。我打心底仰慕这家浑身是骨头的企业,他是国家通讯设备行业的脊柱,是国产之光。但是在这光芒的辐射下,我们这些小企业身上的“肮脏和黑暗”更容易暴露出来了。当然它没有错,我也没有碰瓷的意思,华为搬来东莞,这么大的政绩是别的地方求而不得的。而我们这些小企业,在领导的眼里跟路边的野草有什么区别,“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好不容易熬过了鼠年,不容易啊!25%关税的大锤刚刚落定,疫情在春节之际就爆发了。在家窝了一个多月,看着一帮赌徒在炒测温器,口罩,口罩机,口罩材料,资本的火热,疫情都要退避三尺。
  20年3月份,春暖花开,大家在艰难的复工复产,工厂的兄弟姐妹们从天南地北经过重重关卡回来上班,相信很多工厂在这个时候都不是满员的,但是缺人的,甚至湖北的工友过来还得自我隔离两周。早开工对老板的压力其实挺大的,这时候疫情还在反复,如果不幸有工人染疫了,那整个工厂都要关停了。人来了就得运作起来啊,还好这时订单还算充裕,材料价格也比较低,赶紧加班加点的把拖欠了几个月的订单交给客户吧。刚做了两三个礼拜,风云突变,国外看热闹的反倒引火上身,他们疫情爆发了,于是港口关闭,航班停运,外贸出口被按下了暂停键。工人们是一脸的不理解啊,我们风风火火的赶来复工,一身风尘还没褪去,你告诉我工厂又不招工了,要放假了。
  上四停三,歇歇停停的到了五月,天气开始燥热,暂缓的订单也开始恢复了。订单回温了,工人的状态却还没回来,之前走的几个还得赶紧求着人家回来做事。整一整订单有的交期都过去一两月了,再不交货,催货的电话要被打爆了。这时国内的疫情已经控制得很海外巴斯夫关厂+国内三家潜在供给商产能被搁置,草铵膦即将开启涨价潮好了,于是消防、环保、安监的伙计们可以放心的来工厂视察了,五六月份我们升级了消防系统花了十几万。身边很多客户也开始做雨污分流,也要投资不少。疫情控制得好给了大家希望,订单还有,工人也要养,没赚钱也先预支着期望,做下升级整顿也能接受。
  做生意总是要赚钱的,也许是眼红年初口罩概念的火热,看到这些生产企业的忙碌,原材料价格也在八九月份,开始逐渐上升,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的原料上涨了40-50%。一张张涨价通知,直接给火热的生产泼了一大盆冷水。原材料的大佬们不会给我们这些加工企业一点调价还价的余地,不接受就你就别用。客户们也得罪不起啊,转单、推迟付款,稍稍给你调个价的都是关系够铁,知情达理的。眼见的点点利润,被这么一整,哪欲思要走,莫能逃脱,即使变化法遁法,又往来难行:变大些儿,他就放松了挝住;变小些儿,他又揝紧了挝住里还有,怎么才有希望?
  再说说工厂的工人吧,现在的年轻人进家具厂的是少之又少,这里打磨灰尘大,油漆味道重,木工机器危险,家具组装又重又累。我一个客户那里,他们木工部门四十几岁的居然是最年轻的工人。

  

  为什么写了这么多?
  上面这个图片是昨天,又一个什么应急办的过来贴的,贴在总闸上,停工了。
  月初的时候东莞发生了两起火灾导致人员伤亡的事华大九天即将上市,申通地铁是近期的潜伏票故,于是为了扶正乌 纱 帽,大排查又开始了。从哪里着手呢?近千人的大企业是不能招惹的,微型企业又没什么油水,
  这些说大不大的 ,先挨刀吧,
  说实在的,我们厂有环评,很多次来检查的时候也按照相关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已出狱 ,国美或将于今晚宣布要求进行整顿,改换的换,该装的的,当然花费的也不少。
  也不知道是我们之前配合得太好了,比较听话,这次又被盯上了,
  第一天来进门检查,第二天就贴了封条。
  应急的,说我们是粉尘企业,可那个家具厂没粉尘。我们还装了吸尘系统。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就这套系统,当初搞环评的时候花了几十万
  现在换了个部门来说,这设备过时了,现在要防爆的,
  才装了没几年了,环保部门说可以,你们就不行了
  新来的股长说,环保是环保,我们是我们,这个设备有风险,出了事情我兜不住

  听着好像有点道理,可是早干嘛去了,你们几个部门都没沟通协调的吗?
  今天这个部门来换这个,明天另外的人来说不行,玩呢?设备都不便宜,停工安装也要花不少时间,这里面的成本你们知道吗?
  什么事情能没风险,风险是不可预知的意外。真有风险你们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了。

  说说前几天去附近的一家轮胎店补胎,刚好遇到村里消防部门来找店里的老板
  谈了几句,老板就开始大嗓门了
  老板这里是两间门面,房间比较长,他就隔成了两半,前面放机器和轮胎,后面隔成个小房间给工人住,中间有个门,问题就出在这个门上。
  刚开始是木门,来检查了说不行,就换了铁门。
  过段时间不知道是换了一拨人来,说铁门也不行,要换成消防门,好吧!
  老板说我们小老百姓听你的,说怎么挖掘到一个低位的白酒---绝对性价比做就怎么做,于是又换了消防门,
  今天又来了,说这个门都不能有,留个后面,把这个门要用砖头封起来。
  老板当时就急了啊,你们上面的怕承担责任,就把压力拼命的往下推,把要求使劲的往上提,是啊到时你们是稳了,可底下的人被折腾个半死,又有谁知道?

  一家企业这么跌跌撞撞的一路走来,现在成了这么一副“天憎人厌”的样子。
  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我们一直都是兢兢业业的,在业内口碑也不错,这几年订单都不愁,客户经常是自己找过来的。
  过了一关又一关,有时想喘个气,歇一下都是奢望,这下是可以停了。
  如果按他们要求的去重装设备,又得投入二三十万,还有就算是整顿改进了,还真怕过段时间又有别的部门来给你整幺蛾子,东莞这个地方对小企业真的是越来越不友好。
  关了吧,手头还有一两百万订单,对合作了十几年的几个客户不好交代,工厂也有一帮跟着做了好多年的老员工了,怎么说? 煎熬!




      历年可转债打新收益有多少?。上攻遇阻后期如何运行。”说毕,回头命小丫鬟取了《红楼梦》原稿来,递与宝玉。宝玉接来,一面目视其文,一面耳聆其歌曰: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  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终身误]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  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枉凝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  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  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  夏!  宝玉听了此曲,散漫无稽,不见得好处,但其声韵凄惋,竟能销魂醉魄。因此也不察其原委,问其来历,就暂以此释闷而已。因又看下道:  [恨无常]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  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  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分骨肉]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  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  连。  [乐中悲]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  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  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  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世难容]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  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  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白  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喜冤家]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  骄奢淫荡贪还构。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  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虚花悟]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  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  到头来,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  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  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  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聪明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  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  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留余庆]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  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晚韶华]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锈帐鸳衾。只这带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  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  气昂昂头戴簪缨,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  赫爵禄高登,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  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  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  情。  [收尾。飞鸟各投林]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  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  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歌毕,还要歌副曲。警幻见宝玉甚无趣味,因叹:“痴儿竟尚未悟!"那宝玉忙止歌姬不必再唱,自觉朦胧恍惚,告醉求卧。警幻便命撤去残席,送宝玉至一香闺绣阁之中,其间铺陈之盛,乃素所未见之物。更可骇者,早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正不知何意,忽警幻道:“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э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宝玉听了,唬的忙答道:“仙姑差了。我因懒于读书,家父母尚每垂训饬,岂敢再冒`淫'字。况且年纪尚小,不知`淫'字为何物。”刘姥姥道:“咱们说定了几时,我叫女婿打了车来接了去。周末超级干货:顶级龙头战法之集合竞价机会与陷阱。潜力股来了,这三只我看必涨。我再也不想买股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